《中國婚姻家庭報告2022版》發佈 樑建章:建議將法定婚齡降到18歲

《中國婚姻家庭報告2022版》發佈 樑建章:建議將法定婚齡降到18歲

3月28日消息,由樑建章、任澤平聯合多位學術專家設立的育媧人口研究機構發佈《中國婚姻家庭報告2022版》。報告數據顯示,2021年結婚登記對數下降到763.6萬對,連續八年下降。報告指出,我國近年來初婚人數連續下降預示了極低生育率,在適婚人數減少,結婚生育成本過高,性別比失衡、社會競爭壓力大和婚育觀變化等多重因素影響下,未來我國初婚人數仍將呈下降態勢。

報告呼籲,針對超低結婚率、生育率以及年輕人口的迅速萎縮等社會問題,急需出臺相關政策。報告也提出“增加大城市住宅土地供應;降低生育、養育、教育成本;建立男女平等、生育友好的社會支持系統;放寬收養和送養條件;法定婚齡降到18歲;保障單身女性生育權;啓動中國《同居法》的立法可行性研究”等建議促進婚育水平提升。

桃花源

報告根據民政局公佈數據分析,2021年全國結婚登記數相比2013年峰值數據減少583萬對,爲1986年以來最低。而與出生人口更密切相關的初婚人數,從2013年的2385.96萬人峰值持續下降 至2020年1228.6萬人,下降幅度達48.5%。

報告顯示,2000-2020年全國結婚率數據呈“先升後降”趨勢。2020年結婚率5.8‰相比2013年最高點9.9‰下降了41.4%。與此同時,離婚率則從2000年0.96‰上升至2020年3.1‰,最高點2019年3.40‰相比最低點2002年0.9‰,飆升近3倍。

分地區來看,2020年上海常住人口結婚率3.8‰全國最低,其次是浙江、山東、福建、廣東;離婚率方面,2020最高的地區是天津市,達到4.93‰,其次是重慶、貴州、吉林、黑龍江。

大中今年出貨拚增三成

年輕人數量下降,適婚人羣總量減少,是結婚人數和結婚率下降的一個關鍵因素。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我國80後、90後、00後人口分別爲2.23億人、2.1億和1.63億,整體呈不斷下降趨勢。近8年20歲-29歲對應出生人口總體下降11%。

性別比長期失衡、“男高女低”的傳統婚配觀念導致結婚人數進一步降低。七普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20-40歲的男性較女性多1752萬人。報告分析稱,傳統的婚配觀念,一般傾向於“男高女低”的梯度婚配模式。所以,現在大城市有很多甲女是大齡未婚女性,而農村則有很多丁男是大齡未婚男性。這也是我國近年來結婚率不斷下降的原因。

印地安泉大师赛》睽违5年回归 乔帅达成400胜里程碑

養育成本過高也讓初婚年齡不斷增長。雖然結婚的目的不僅僅是生孩子。但是在很多情況下,如果戀愛雙方沒有能力養育孩子,就沒有迫切的動力結婚。數據表明,一方面中國的初婚年齡最近幾年不斷延後。報告數據顯示,全國多地初婚平均年齡普遍推遲,多地區初婚年齡突破了30歲。如湖北襄陽,初婚年齡5年內推遲了5歲,2021年襄陽男性平均初婚年齡爲35.23歲,女性33.96歲。

香港“撤辣”内地客争先赴港买房 王新兴集团香港地标级高端住宅

養育成本過高也導致同居率上升很快,而非婚生孩子還是非常少。根據2018年中國家庭追蹤調查數據,1985-1989年出生的男性未婚同居率爲37.99%,女性則爲33.13%。而1980-1984出生隊列中男性未婚同居率爲30.33% 女性爲26.79%。而根據2016年CFPS數據,中國的婚前生育和未婚生育(生育後始終未婚)的佔比呈上升趨勢,其中,出生隊列爲1980-1989年的人口婚前生育佔比爲6.1%,未婚生育佔比爲1.2%。這一水平原低於發達國家甚至東亞國家如日本、韓國。

結婚成本過高和社會競爭壓力大抑制了結婚意願。城市高房價、農村天價彩禮等結婚成本增加,進一步抑制當代青年的結婚意願。房子是結婚的首要條件,當前,我國部分大城市的房價早已超出普通工薪階層的經濟承受能力,許多年輕人由於買不起房,只能選擇推遲結婚。在部分農村地區,天價彩禮導致很多年輕男青年結不起婚。此外,社會競爭,就業壓力和婚姻觀念的變化,也擠壓了人們對婚姻的嚮往。近年來,大學畢業生的就業競爭壓力越來越大,許多大學畢業生選擇“慢就業”。如果沒有穩定的經濟收入來源,結婚生育意願自然會降低。

對此,樑建章稱,“雖然有一部年輕人可以接受租房結婚,但買房依然是大部分人結婚的首要條件,降房價可以有效減輕年輕人的結婚生育壓力。”對此,可以通過增加大城市住宅土地供應,給予有孩家庭購房補貼;而生育壓力也是很多人不想進入婚姻的重要原因,因此降低生育、養育、教育成本也至關重要。

此外,報告還建議放寬收養範圍和收養人限制條件,包括取消收養人子女數要求、降低收養人年齡要求等;報告表示當今世界主流法定婚齡男女均爲18歲,降低法定婚齡,有利於保護普遍存在低齡事實婚姻一族的合法權益。與此同時,報告也關注了未婚人羣的權益,提出了保障單身女性生育權,啓動中國《同居法》的立法可行性研究等建議。

“社會各方需要引導年輕人樹立積極的戀愛觀、婚姻觀,積極創造有利條件,幫助更多的單身青年走進婚姻、建立家庭。比如社會輿論需要改變‘男高女低’的傳統觀念,提倡男女平等,包容婚配條件‘女高男低’的家庭,男性要多在育兒方面付出更多時間和精力。”樑建章表示。

中職/首爾搬新家展現居家女人一面 李多慧大喊想快點去台灣

樑建章還呼籲,不要歧視單身生育、非婚生育的女性或者孩子。“我認爲這不一定是一個壞事,就是單身,非婚生的小孩和傳統家庭的小孩應該一視同仁,把對非婚生育的歧視性的政策清理掉,可能會幫助上升一些出生率。與此同時,對輔助生育的技術應該更加開放,讓女性在職業生涯當中能夠獲得更好的發展,對提高生育率都有正面的發展。” (一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