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歐葛蘭踩“猴”雷:基民幾十億已打水漂

中歐葛蘭踩“猴”雷:基民幾十億已打水漂

鋒靂 時浩

近日,以賣實驗用猴著稱的昭衍新藥連續暴跌,其主要股東中又有葛蘭管理的中歐醫療混合基金。作爲昭衍新藥的第五大股東,持股市值超過10億,但昭衍新藥竟然還不在中歐醫療混合的前十大重倉。

與藥明康德等股票類似,昭衍新藥同樣存在高管的鉅額拋售和中歐基金葛蘭的高位加倉的諷刺情況,最終中歐醫療混合在這隻股票上又是鉅額浮虧。

仔細覆盤可以看到,不止藥明康德、昭衍新藥,葛蘭管理的中歐醫療混合前十大重倉股中,在多個公司,均存在股價越往高位走、中歐越加重倉的詭異情況。

而由此造成的幾十億浮虧,該由誰來爲基民負責?

昭衍新藥“猴”雷

中歐基金葛蘭持倉的昭衍新藥又出事了。

手機定位APP立功 與女友吵架失聯板橋警橋上尋獲失意男

妖精 魔獸 拉 瓦 達

近日,市場監管總局、農業農村部、國家林草局聯合發佈停止執行“禁止野生動物交易公告”,市場猜測實驗猴或將恢復進口,由於預計實驗動物價格可能下跌,6月20日國內Cro龍頭企業昭衍新藥A、H大跌,當中A股股價低開低走,直至盤中跌停,市值較前一交易蒸發近50億元。

在經歷了一個交易日的短暫回暖後,6月22日,昭衍新藥盤中又遭拋售,一度跌超6個點,截止收盤報價108.67元/股, 414.7億市值較巔峰695億元規模縮水40%。

公司的高管們也在瘋狂減持自家股票。僅就披露數據,在6月中旬以來的半個月內,昭衍新藥的股東、高管們,已減持近700萬股,套現金額接近7個億。

另一方面,中歐基金葛蘭方面管理的中歐醫療健康混合2020年3季度起首度入選公司前十大股東,扣除送轉後淨增持接近1000萬股,四季度葛蘭繼續少量加倉,截止2022年1一季度,中歐醫療健康共計持有1567.51萬股,扣除21年92.24萬分紅後建倉成本約爲21.82億元,同期對應上市公司市值,虧損約4億元。

若按6月22日收盤後價格計算,中歐醫療健康對應上市公司市值僅有17.03億元,相比一季度末虧損缺口繼續擴大1億元。

6個重倉股,60億浮虧

雖然浮虧接近5億元,但昭衍新藥遠遠不是葛蘭虧損程度靠前的股票,甚至,昭衍新藥都算不上中歐醫療健康混合的前十大重倉股,其持倉市值距離基金的第十大重倉股,還有3億規模差距。

公募基金竞争力报告:邱国鹭之后,南方基金更老成?

爲了計算葛蘭的真實交易水平,我們統計了中歐醫療健康混合當前全部持倉比例超過5%的股票。

员警协助癌妇过年 媒介社福团体申请3万补助

其中,藥明康德是葛蘭買的最多的股票,管理產品方面,葛蘭管理的中歐醫療健康混合、中歐醫療創新股票、中歐阿爾法混合、中歐研究精選混合等代表作重倉股均出現了藥明康德身影。僅以規模最大、也是最具代表性的中歐醫療健康混合來看,2019年末至今的兩年多時間裡,葛蘭的中歐醫療健康混合合計用了近70億資金來買藥明康德股票。

覆盤這個過程可以看到:2019年四季度中歐醫療健康混合首次建倉藥明康德,持有328.28萬股,此後不斷加倉,最高峰在2021年第四季度單季度增持2480.67萬股,最高峰時持有6571.60萬股。今年一季度,首次減持638.85萬股,但仍有5932.75萬股的持倉。

按上述數據估算,扣除送轉成本後,中歐醫療健康混合截止一季度末持倉數計算建倉成本約在69.65億元,以今年一季度末112.38元的收盤價計算,中歐健康持有5932.76萬股,市值66.67億元,對比建倉成本小虧2-3億,而按6月22日93.75元/股計算成本,若二季度未發生減持,則對應市值僅有55.62億元,浮虧金額擴大至14億元。

葛蘭大批量購入藥明康德的時期均位於上市公司股價階段高點,其中21年一、三、四三個季度合計買入64.10億股票,佔全部建倉本90%,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在中歐醫療健康混合買入最多的四季度,當期該基金A類份額規模增長只有27.84億,A/C合計規模增長140億,葛蘭將全部份額增長的1/4買入了藥明康德。

然而,在葛蘭大舉加倉藥明康德的同時,公司股東們卻在瘋狂減持。此前文章中,根據藥明康德減持潮最保守估計,藥明康德大小股東們至少減持拋售了8億股,套現市值超過700億元;而6月10日晚,藥明實控人李革及一致行動人計劃繼續減持藥明康德不超過3%股份,預計合計套現市值超過80億元。

愛爾眼科是中歐醫療健康混合當前持有周期最長、持倉市值僅次於藥明康德的第二大重倉股。

中市抽验小吃店美耐皿 5件溶出三聚氰胺

持倉週期上,2017年4季度葛蘭首度建倉愛爾眼科,年末持有上市公司118.43萬股,對應市值3,647.64萬,2018年起葛蘭不斷增持愛爾眼科股票,2019年2季度至2020年4季度期間,公司持倉比重僅在2020年2季度位列第三,其餘季度均維持在第一大重倉股之列。

憑藉不斷增持買入,2021年一季度,中歐醫療健康混合成功躋身愛爾眼科前十大股東之列,二季度起,中歐醫療健康混合繼續增持愛爾眼科,截止2022年一季度末,相關持倉股已達到1.49億股,持倉市值超過47億元。

經部加碼4000補助換電動機車 5地區上半年擬推獎勵

持倉成本方面,由於建倉初期中歐醫療健康混合整體規模較小,持有愛爾眼科股數相對較少且股價期間處於震盪,取2019年三季度以後數據整體測算,扣除2019、2020兩年合計1027萬分紅金額,截止2022年一季度末,可以算得當前葛蘭的持倉成本市值約在61.18億元。

對比當期市值,由於21年下半年高位加倉近7000萬股大幅拉高了持倉成本,中歐醫療健康成僅在一季度末已浮虧14億元,而按22日41.09元/股測算,若目前尚未減倉持有,即使扣除尚未公佈的22年分紅(預計1789萬元),愛爾眼科虧損依然超過20個百分點。

凱萊英是中歐醫療健康混合的第三大重倉股,當前持倉比重6.43%,持股數1198.76萬股。

小甜甜认有新欢 曝2岁女儿见男友反应

相比於藥明康德與愛爾眼科,中歐醫療健康在增持凱萊英方面較爲保守,僅在2021年三季度增持300萬股,此後兩個季度並未有大幅增持行爲,得益於佈局較早,扣除此前兩輪650萬分紅後相關持倉成本僅在30億元水平,對比一季度末44億市值尚有盈餘。不過,年內第二季度,凱萊英股價下滑明顯,以6月22日259.47元/股計算,若中歐醫療健康4、5月未發生減持,則持倉股31.10億市值已逼近成本線。

自2019年末首度建倉以來,邁瑞醫療僅在次年二季度跌出前十大重倉股名單,儘管2021年初葛蘭以接近410元價格增持250萬股,但相對幸運的是,其年末大量購入568萬股的均價相比現階段已並不算高,截止一季度末,中歐醫療健康持有1299萬相關公司股票,位列基金第四大重倉股。

新中源“后时代的家”创想

分紅方面,邁瑞醫療20年起累計三輪向基金分紅超過6000萬元,相比中歐醫療其他重倉股,在持倉份額超過基金5%前提下,當前浮虧5億的邁瑞醫療,已是產品中當前虧損額較少的股票。

中歐醫療第五大重倉股泰格醫藥的基本情況與愛爾眼科相似。作爲持有期超過3年股票,在2018年初首次買入泰格醫藥後,由於產品規模增長,葛蘭直至2019年三季度起才逐漸加倉,並於2021年的三次大幅買入相關股票,但因增持價基本位於股價峰值,截止一季度末相關股票39.5億市值遠低於49.33億建倉成本(截止6月22日扣除2442萬分紅後),而按6月22日97.68元/股價格計算,浮虧金額進一步擴大至13.47億元。

當前位列第六、第七大重倉股的康龍化成與博騰股份均爲2021年新佈局股票,其中康龍化成股價較高點腰斬,在扣除6月最新10轉5派4.5元后,葛蘭相關建倉52億成本依然高於當前市值10億元;博騰股份方面,截止2022年一季度末持有2666萬股,其中全部由去年二季度末佈局,按季度58.88元/股價格計算,合計建倉成本約低於16億元,儘管當前公司股價較峰值跌去3成,但70元股價依然讓中歐醫療實現3億元左右盈利。

基金造神背後的真相

綜上,在粗略計算這六隻股票後,可以發現,葛蘭管理的中歐醫療僅有一隻實現盈利,一隻勉強保本,其餘四隻股票預計浮虧60億,而剩餘的三隻重倉股片仔癀、通策醫療、智飛生物也因加倉過多存在利潤回吐至虧損狀態。

關於葛蘭在多個股票上的高位加倉,一方面顯示出對股價的判斷能力欠缺和對基民的資金不負責任;另一方面有市場觀點認爲應該歸咎於產品規模的增長過快。但無論是哪一種原因,都說明葛蘭目前的管理水平,似乎遠達不到駕馭百億級基金的要求。

類似的市場造神、基金公司造神事件其實已經反覆發生過,2013年前後曾經有一個混合型基金收益冠軍、一度被稱爲“公募一姐”的王茹遠。王茹遠自2012年6月30日運作寶盈核心優勢混合至2014年10月17日離職,該產品任期間回報達到驚人的126.67%,由於業績表現優異,基金規模迅速擴張,其代表投資標的全通教育、朗瑪信息等更是此前牛市的暴漲標的。

王茹遠選擇在事業頂峰轉身自己做私募,創立宏流投資,而宏流旗下的基金依然重倉朗瑪信息等股票。然而,在經歷時間洗禮後,曾經市場熱炒的全通教育,股價自467元高點跌至6元水平,而朗瑪信息當前不足35億的市值也較高點縮水了近30倍。2021年,有媒體統計,王茹遠旗下產品山東信託品質生活2期證券投資到2021年7月30日,成立6年的收益爲-98.68%。

過年家中三合院下注賭博正嗨 被檢舉公然聚賭14人被逮

與當年的王茹遠類似,葛蘭的中歐醫療混合也是由小基金做成超大基金。中歐醫療健康混合成立於2016年9月29日,是葛蘭當前規模最大、運作時間最長的基金產品,作爲葛蘭代表作,成立初始基金規模合計僅有1.7億元,經過近6年運作,該基金規模峰值規模接近800億級別。

從表面上看,中歐醫療混合截止目前累計回報似乎還是超過180%。

1997年毛新宇在北京结婚,婚礼有多豪华?三百开国将领悉数到场

但實際上,基金持有的累計回報,其實是一個宣傳口徑,能獲得180%回報的羣體,特指初始那1.7億元基金份額的持有人。基金的表現,隨着規模變化,得從多個維度來看:

时力推这款帆布袋 讽绿营通过立院休会

中歐醫療混合的主要淨值增長是在200億規模以下的階段,這期間基金累計收益或超過幾十億。這200億左右資金背後的投資人享受到了高增長的紅利。

但是2021年,中歐醫療在775億的規模下,淨值虧損6.55%,2022年一季度683億的規模下虧損13.92%,意味着2020年以後,中歐醫療虧損或已近百億,在持股盈利上,幾乎完全吃光了之前的投資收益。而這部分的絕對虧損,將由2021年起認購基金的新增500億資金及背後的基民承擔。對原來200億以下持有的基民來說,只是收益回撤。

如果是在2021年淨值高位的時候認購中歐醫療混合,新增的500億規模資金和背後的基民中,不少人的本金絕對虧損將超過40%,背後是百億級的財富滅失。

3年封神、1年就能跌下神壇,後進場的基民買單,這是另一種形式的財富轉移。葛蘭和中歐醫療混合基金背後的基民們,能逃脫基金公司造神運動的宿命麼?